你的位置:独立字幕组 > 励志 >

关于拿到第一份工作offer的传奇经历

17
05月

  2013年初,大二,出门路上碰到刚来马大读书的研究生学姐,极酷,遂认识,保持长期联系。

  学姐通过认识的人在学校找了一份校内工,做了一学期因为学习太忙赚得又少就不做了,我缺钱,就跟学姐要了地址,直接闯进办公室问招不招人。她要辞工,所以当然有,于是开始工作。

  校内工作是在学校工程楼的copy center, 主要任务就是打印试卷课本和海报然后裁剪递送。最低工资,纯体力活,基本上就是搬砖,毫无技术含量,无法写进简历。唯一好处就是因为这工作太穷,没有美国人愿意做,因此全办公室都是国际生,我胆儿大敢说,所以所有的电话都是我打,所有的email都是我回,所有的客都是我接。

  ……这话好像哪里不对。

  总之半年后,我成了全office英语最好的人,且充满了与地球人类交往的盲目自信。

  学期快结束时分到了切海报的任务,即把统一尺寸打印并粘在泡沫板上的海报切成顾客需要的大小,费时费力,无意义的劳作,一天要切近百份。切到一张学校政治系某新开项目的宣传海报,因为工作太无聊,所以浏览了一下。该项目包括找工作的咨询,训练,实习资源,和必修一门高阶政治课,海报上大家去实习的地点都很高大上,被诱惑,所以记住项目名称回家查了资料,顺手就申请了。

  然后就被录了。

  后来去上课时才知道,这个项目竞争非常激烈,类似培养精英级别的professionals. 我之所以能申到,原因有二,一,狗屎运,二,我是minority,收了我会增加整个项目的diversity程度。众多申请者中,只有我一个新闻系,和非美国人。如果不是因为切那张海报,我也根本没有渠道得知这个项目的存在。

  后来大家轮流批改同学的简历,我才发现我大概是全班GPA最低的。后来大家一起上高阶政治课,我才发现我大概是全班唯一没有政治学常识的、也是最蠢的。

  上课时dean会旁听,每次最傻逼的问题一定是我提的,她因此记住我。三个月后,我给她发邮件说找实习简历都石沉大海,她亲自帮我给我申请的机构打电话。

  最后大家申请到的都是牛逼的各种政府或企业实习,我一没有美国身份,二又是个学渣,还是靠dean的networking才找到一个基金会的intern,一周工作十五小时,一分钱没有,地铁票都要自己掏。

  上班一个月后,老板去中国出差,惊觉中国的未来潜力,意识到我会说中文,突然意识到我这个整天坐在电脑前的人还是有用的。于是开始指使我帮忙翻译材料,联系国内机构,处理媒体关系。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今天他说要给我return offer, 毕业了直接过来就好。如果不想留在dc想去纽约,他与某还算牛逼机构的负责人熟识,保证我在纽约可以在该机构有一个position.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用尽全身力气保持了镇静,只有放在口袋里的手抖了一下。

  在我腰酸背痛地第无数次用巨型剪刀划过一张海报时,在我把申请材料随手扔在admission office时,在我焦头烂额写跟我专业毫无关系的15页国际关系论文时,我从来没有想过能有今天。

  那些看起来随意的杂乱事件,在时间里神奇地连接起来,只有在结果出现时才显出意义。

  “现在回头看,每一步转弯,原来都暗藏方向。”

  现在所做的看似无意义的一切,对于未来总会有些许深刻和不能替代的影响,只是当时不知道而已。

  这份工作未必是dream job,但我至少可以在美国留下来了。能留下来,就是大舒了一口气,可以慢慢往上走,甚至afford to live a little了。

  命运对我已足够优渥。

  经验是:

  不要小看任何的机会,他们都是connecting the dots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那个点。开始弱一点无所谓,总有机会work your way up. 还有,you are never too good to make copies.

  年轻时没有那么多羽毛可珍惜,重要的是经验值,攒够了就可以去下一张地图了。

  还有一直被我奉为座右铭的话,by Conan O’Brian, “Work hard, be nice, and amazing things will happen.”

  就这么简单。

  共勉。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