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独立字幕组 > 随笔 >

有些死现在不作,以后还有机会作吗

18
05月
有些死现在不作,以后还有机会作吗

永远不要觉得作死的人没救,他们大多给自己划了底线,只是还没到。等到了那个底线,心也就死透了,我也就不欠你什么了,更重要的是我不再欠自己什么了。

包子每次找我,一定是找我去吃东西,不是烤翅就是火锅。

这对我来讲,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好事在于我爱吃,坏事在于我不能吃辣。

不能吃辣这件事情对一个吃货来讲简直是一种天生的惩罚,而包子就是在这个伤口上撒把盐的这个。还记得有天我们去吃烤翅,我们都点了BT辣,我吃了一口眼泪鼻涕直流,灌了一瓶矿泉水都没缓过来,而此时包子已经干完了眼前的两个烤翅。

有天我和包子吃夜宵,我拿着单子一顿乱点,然后问他:“烤翅要吃几个?”

包子说:“两个。”

我说:“就吃两个?”

包子点点头说:“嗯,两个,孜然味的。”

我一听不对劲,放下笔问:“包子,你今天不对劲。说,怎么了。”

你知道,当一个吃货突然改变了自己的口味,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包子深吸一口气,说能有什么事,就是我今天发现我寄出去的明信片全给退回来了。

我咽下口水问他,你寄给你ex的?

包子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我叹气,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you try you sad you huo gai.

包子说,I zuo I die wo huo gai, bu zuo bu die xin bu gan.

说来我也是包子和他前任的介绍人,他们在我生日的时候认识,然后包子她一见钟情,不久后就在了一起。

姑娘172,包子187,这样的身高搭配走在人群中也算显眼。包子吃辣,姑娘更能吃,我和大头最无奈的就是和他俩出去一起吃饭,点菜必点辣,苦了我和大头两个不能吃辣的人,每次都得事先准备两罐凉茶才敢和他们一起吃饭。

他们在一起之前,包子对自己的体重从来不在意,觉得男人胖点才踏实。他俩在一起之后,包子居然开始减肥了,还每天都拉着我去健身馆陪他跑步。

我说包子你下次能不拉着我和你一起跑吗?

包子说:“卢思浩,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吗?就是太瘦了!死吃不胖!你们这种人简直不能存活在我们吃货的世界里!就冲着这点,你也得陪我跑,不然怎么解我心头之恨。”

我一想,也对,虽然我不能吃辣,但是我死吃不胖呀。

妈的,看来老天还是公平的。

我问包子:“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减肥了?”

包子说:“因为姑娘觉得我瘦点更好,而且我也觉得我太胖了,两个人站在一起一点不协调。”

我说:“敢情我们几个劝你这么几年都不如人姑娘一句话管用。”

其实包子不是不想减肥,而是每次开始没多久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到后来不管我们几个怎么吐槽,他都可以选择性忽略我们。

我认识包子这么多年,从大一到现在六年多,他减肥说了几万次。我是第一次看到包子这么坚持减肥而且毫无怨言。这些年我见了很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形成惯性之后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比登天还难。

但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愿意为了你改变他的生活习惯,那你在他心中一定很重要吧。

姑娘在包子心里,一定占据着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姑娘和包子恋爱谈了两年多,包子大学毕业心心念念想和姑娘求婚。我在堪培拉人不能至,只能视频帮他加油。姑娘察觉出了包子的心意,那天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自己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包子。

我说,当然应该答应啊,包子多爱你。

姑娘说,我知道,但我真的需要想想,你能不能劝劝包子缓一缓,给我点时间想想。

我和姑娘聊了很多,也能察觉出姑娘的摇摆不定,转头就给包子打电话。

包子接我电话就说,浩子你晓得伐,我已经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她肯定感动。

他滔滔不绝和我说了半个多小时,愣是没让我插上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挂了电话发微信给包子说,你家姑娘刚和我说了一会,她觉得现在结婚有点早,你看是不是缓一缓,双方父母都接触下。

包子秒回,说放心吧没问题的,我爸妈可喜欢她,她爸妈我也见过,我和她妈还时不时地聊微信,妥妥的别担心。

包子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祈祷一切都好。

然后我有两个月没有听到包子的消息。

再次听到包子的消息时,他和姑娘已经分手了。

姑娘说自己家里还不同意,不想这么早结婚。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知道姑娘说的是真是假,只担心包子的情绪。

我问他:“这几个月你都到哪里去了。”

包子说:“我一个人跑了几个城市,然后拍照给她匿名寄明信片了。”

我说:“你跑了两个月?那你的工作呢?”

他说:“辞了呗。”

我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说:“好吧,你的事情我也不好评价,希望她能看到吧,至少希望她能感受到你的心意。“

包子说:“嗯,我也希望这样。”

然后我们都知道包子的明信片被姑娘退了回来。

那天我继续和包子聊天,问他:“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包子说:“还有几个地方没去完,我得把这些地方去完,然后把明信片寄完。”

我无语,打电话把大头叫来,两个人一起劝他。

大头问他:“你他妈的是在逗我吗?你都辞职了,你也去了那么多地方,做了这么多还不够?嫌自己作的不够是不是?”

我说:“那如果你们之前约好了要去国外,你也去?”

包子这回没有一丝犹豫,说:“去!”

我说:“你他妈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呢?”

包子说:“我就是执迷不悟怎么了?作了也是死,不作更是死,有些死现在不作,以后还有机会作吗?”

我和大头都语塞,想不出任何词反驳他,也知道他决定的事情,就算我们两个一起劝,都劝不回来。

包子的这段故事,在去年的圣诞节结束了。

那天我们几个在上海聚会,Tim还带了一个学妹,学妹见我就说:“叔,我想给让你给我前男友签段话,想寄给他。”

我说:“可以啊,但是请不要叫我叔,我还很年轻。”

学妹说:“知道了叔,浩叔,我前男友可喜欢你了,说特别想让你在书上写段话。”

我说:“我知道,但是请不叫我叔,我还很年轻。”

学妹说:“知道了叔,浩叔,你能给我写这段话吗?”

我说:“可以,是写哪段话呢?还有,请不要叫我叔……”

学妹说:“叔,是这段……”

她让我写:“愿你找到那个可以让你觉得温暖,可以陪你到世界尽头的人。”

这段故事我以前写在文里,在那之后有很多次我都会遇到替前男友前女友排长队的人,想让我写段话然后寄给他们的前任。每当这时,我都能想起包子做的那些事情。

我想如今我可以理解包子做的一些事了。

圣诞节那天,包子说:“做完了这些事情,觉得浑身踏实,哈哈哈哈。”

大头说:“是啊,这下你作够了吧,真是不理解你。”

包子说:“是啊,喏,你看,后来去的几个地方的明信片我都没寄出去,就在我包里。”

这次我们几个没有人再吐槽他,也没有再说他傻。

我想包子绝对不是傻。

作死的人分两种,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在作死,作着作着就死了;另一种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没结果,但依旧在做。我们总以为大多数作死的人都是第一种,其实大多数人都是第二种。

因为我还喜欢你,所以我想对你好。

因为我还喜欢你,所以我想把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好。

可我们不能在一起,所以你不必给我我想要的回应。

可我们不能在一起,所以我得做一些会让自己死心的事情。

永远不要觉得作死的人没救,他们大多给自己划了底线,只是还没到。

等到了那个底线,心也就死透了,我也就不欠你什么了,更重要的是我不再欠自己什么了。

就可以把你放在心底了。

然后,就可以告别你了。

关于本文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